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承继堂论坛︱中医论坛︱中药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19|回复: 0

中医内科----哮病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20-8-16 08:47
  • 签到天数: 896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4323

    主题

    4340

    帖子

    1万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18927
    发表于 2017-3-30 16:1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同行,浏览更多资源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    x
    哮病
        定义
        宿痰伏肺→诱因、感邪→引触→痰阻气道,肺失肃降,痰气搏击,气道挛急→发作性痰鸣气喘疾病。以喉中哮鸣有声,呼吸气促困难,甚至喘息不能平卧为临床特征
        流行与发病
        哮病是中医内科常见病之一,在我国北方更为多见,发病率约占人口的2%左右。中医对本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方法多样,疗效显著,不仅可以缓解发作时的症状,且通过扶正治疗,达到祛除宿根,控制复发的目的。
        释义
        哮——呼吸时喉间发出的喘鸣音。因哮必兼喘,故又称哮喘
    以特征  呷嗽——咳嗽气急,呀呷有声(《证治准绳》)
    为  名  哮吼——“夫哮吼以声音名,喉中如水鸡声是也”(《寿世保元喘门》)
            齁鼻合——均指气喘时鼻息气粗声高而言,为古病名,指哮喘发作时痰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鸣,喉间如拽锯声
    以病因     寒哮、冷哮、热哮、风痰哮、食哮、鱼腥哮
    为  名     酒哮、水哮、盐哮、糖哮、年久哮
    以病理性质命名——实哮、久哮            朱丹溪创“哮喘”病名
        历史沿革
    1.《内经》虽无哮病,但有“喘鸣”、“齁鼻合”之类的记载。
    2.《金贵要略》称之为“上气”:“咳而上气,喉中水鸡声,射干麻黄汤主之。”
    并从病理上将其归属于痰饮病中的“伏饮”证。仲景所创许多方剂为后世治疗哮病所常用:桂枝 加后朴杏子汤、麻杏石甘汤、射干麻黄汤、葶苈大枣泻肺汤
    3.元·朱丹溪创“哮喘”病名,阐明病机:哮专主于痰”。
    4.《医学正传》将哮与喘作了明确区分:“喘以气息言,哮以声响言”。后世医家鉴于“哮必肩喘”,故一般统称为“哮喘”,而简名“哮证”、“哮病”。
    5张景岳认为哮有“夙根”,遇寒即发,或遇劳即发,并增补了哮病的治疗措施
    6.清·何梦瑶《医碥·喘哮》指出哮病与外感、饮食有关:“哮者,得之食味酸咸太过,渗透气管,痰入结聚,一遇风寒,气郁痰壅即发。”陈念祖《时方妙用》进一步指出外感、饮食、情志、劳倦均可导致哮病的发作。
    7.李用粹·《证治汇补·哮病》强调病机以痰为主:“哮即痰壅即发者,因内有壅塞之气,外有非时之感,膈有胶固之痰,三者相合,闭拒气道,搏击有声发为哮病”。
        范围
    中医——是指发作性的痰鸣气喘疾病,属于痰饮证的“伏饮”证。
    西医——支气管哮喘、喘息性支气管炎、慢性阻塞性肺气肿、肺原性心脏病、嗜酸粒细胞增多症、心源性哮喘;  其他肺部过敏性疾病
        病因病机
        病因
        1.外邪侵袭
    ①风寒、风热→壅阻肺气→气不布津→聚液生痰→“夙根 ”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②吸入花粉、烟尘、异味气体、动物毛屑→肺失宣发→津液凝聚→痰浊内蕴
        2.饮食不当
    ①过食生冷→津液凝聚,寒饮内停
    ②嗜食酸咸、甘肥、甜腻→积痰生热    {→痰浊内生→上干于肺→夙根
    ③进食海羶鱼虾蟹等发物→脾失健运
        古有“食哮”、“鱼腥哮”、“卤哮”、“醋哮”、“糖哮”。
        3.体虚病后
    素质不强——先天不足、肾气虚弱→易受外邪侵袭→“幼稚天哮”
    病后体弱——幼年患麻疹、顿咳或反复感冒、咳嗽日久→肺气亏虚→气不布津→痰饮内生;或阴虚火旺→蒸液为痰→痰热胶结
        神经因素:支气管粘膜下迷走神经感受器的易感性增高,常由呼吸道感染和寒冷空气或精神因素等的刺激所致,故多属内源性哮喘。
        病机
    ①发病——上述各种病因,既是引起哮病的病因,又是每次发病的诱因:气候变化、饮食不当、情志失调、劳累过度等。
    ②基本病机——“伏痰”(宿痰)内伏于肺,每因外感、饮食、情志、劳倦等诱因而引触,致痰随气升,气因痰阻,痰气搏结,壅塞气道,肺管狭窄,气道挛急,通畅不利,肺气宣降失常,引动停积之痰,而致痰鸣气喘。
    ③病理因素——以痰为主,为痰阻气闭,以邪实为主。痰的产生,由于肺失宣发,或肺不主气,气不布津;脾虚不能运输水精;肾虚不能蒸化水液(阳虚水泛为痰,或阴虚虚火灼津为痰)→凝聚为痰,伏藏于肺→宿根(诱因)→哮病
        宿根——过去即有旧的病根。以哮病而言,伏痰为其主因。故一般认为痰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为本病之宿根。
        病理因素除痰外,还有气、火、风、瘀等
    ④病位在肺,关系到脾肾
        发作期——主病在肺——邪实为主
        缓解期——肺肾脾,与五脏六腑皆有关联——正虚为主
    ⑤病机转化——由于病因不同,可有寒痰、热痰、寒包热哮之分
        因寒邪诱发——素体阳虚——痰从寒化——寒痰——冷哮
        因热邪诱发——素体阳盛——痰从热化——热痰——热哮
        痰热内郁,风寒外束——寒包热哮
        反复发作→正气耗伤;素体肺肾不足——虚哮
        寒热相互转化——寒痰内郁化热,或热证久延转从寒化
        从实转虚——病久反复发作{寒痰伤及三阴三阳}由实转虚-肺脾肾虚候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热痰耗灼肺肾之阴
        虚实互为因果
        由于肺脾肾脏气虚弱——因虚生痰,因痰生病愈发愈重
    肺虚不能主气→肃降无权气不化津→痰浊内蕴肺虚卫外不固→易受外邪侵袭而诱发
    脾虚失于健运→积湿生痰→上贮于肺→肺气升降失常
    肾虚摄纳失常→阳虚水泛为痰或阴虚火炎灼津为痰→上干于肺→肺气出纳失常
    ⑥病情严重时——肺肾同病,病及于心,甚则喘脱
    大发作时——肺不能朝脉→血脉运行不畅→命火不能上济于心,或痰饮凌心痰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浊蒙蔽心窍→心气心阳受累→喘脱
        诊查要点
         一、诊断依据
         1.多与先天禀赋有关,有过敏史或家族史。
         2.发作突然,发作时喉中哮鸣有声,呼吸困难,甚则张口抬肩,鼻翼煽动,不能平卧,或口唇指甲紫绀。约数小时至数分钟后缓解。
        3.呈反复发作性,常因气候变化、饮食不当、情志失调、劳累等因素而诱发。发作前多有鼻痒、喷嚏、咳嗽、胸闷等先兆。
         4.两肺可闻及哮鸣音,或伴有湿罗音。
        二、相关检查
        1.血常规:嗜酸性粒细胞可增高,如并发感染可有白细胞总数增高,中性粒细胞比例增高。外源性者血清IgE值增加显著,痰液涂片可见嗜酸细胞。
        2.胸部X线或CT检查一般无特殊改变,久病可见肺气肿体征、呈过度充气状态并发呼吸道感染可见肺纹理增加及炎症性浸润阴影。
        3.肺功能检查:发作期有关呼吸流速的全部指标均显著下降,重证哮喘气道阻塞严重,可使PaCO2上升,表现为呼吸性酸中毒。
       三、病证鉴别
         1.哮病与喘证
     哮——指声响言,为喉中哮鸣有声,是一种反复发作的疾病
      喘——指气息言,为呼吸气粗困难,是多种急慢性肺系疾病的一个症状
      关系——都有呼吸急促、困难;哮必兼喘,而喘未必兼哮
          2.哮病与支饮
    支饮——虽也有痰鸣气喘症状,但多逐渐进行性加重,病势时轻时重,发作与
            间歇的界限不清,咳与喘重于哮吼
     哮病——反复间歇发作,突然发病,迅速缓解哮吼声重而咳轻或不咳
        辨证论治
        一、辨证要点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     1.辩虚实
         发作时——邪实:当分寒、热、寒包热、风寒、虚哮;
         未发时——正虚为主:辨阴阳之偏虚,肺、脾、肾之所属
         日久不愈,虚实错杂——辨主次

        实          证
         虚         证
    声  息
    喘哮气粗声高
    喘哮气怯声低
    呼  吸
    呼吸深长,呼出为快
    呼吸短促难续,吸气不利
    脉  象
    有力
    沉细或细数
         2.分寒热
     邪实者——分清寒痰、热痰、是否兼表
        二、治则治法
         宗丹溪“未发以扶正气为先,既发以攻邪气为急”之意,以“发作时治标,平时治本”为原则,区分寒热虚实,分别论治。
         《京岳全书·喘促》:“扶正气者,须辩阴阳,阴虚者补其阴,阳虚者补其阳;攻邪气者,须分微甚,或散其风,或温其寒,或清其火,然发久者,气无不虚……攻之太过,未有不致日甚危者。”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寒痰——温化宣肺
     发时(邪实)——攻邪(治标)——祛痰利气{ 热痰——清化肃肺
             喘脱—扶正固脱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风痰——祛风涤痰
             正虚邪实—扶正+祛邪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寒包火——温清并用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兼表证——解表
           肝气侮肺,肺气上逆—— 疏利肝气     兼俯实——泻肺通俯
     平时(正虚)——扶正(治本){ 辩阴阳——阳虚-温补;阴虚-滋养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别脏腑——补肺、健脾、益肾
         临证所见,发作时,虽以邪实为主,亦有以正虚为主者;缓解期常以正虚为主,但其痰饮留伏的病理因素仍然存在 。故对哮证的治疗,发作时未必全从标治,平时也未必全持扶正,当标本兼顾。尤其是大发作有喘脱倾向时,更应重视回阳救脱,急固其本,若拘泥于“发时治标”之说,则坐失救治良机。
         平时当重视治本,区别肺、脾、肾的主次,在抓住重点的基础上,适当兼顾,其中尤以补肾为要着因肾为先天之本,肾精充足则根本得固。但在扶正的同时,还当注意参入降气化痰之品,以祛除内伏之顽痰,方能减少复发。
        三、证治分类
        (一)发作期
         1.冷哮证
    症状分析——①呼吸急促,喉中哮鸣如水鸡声-寒痰伏肺,遇寒触发,痰升气阻,
                壅塞气道,肺失升降;②胸膈满闷如塞,咳不甚,咯痰量少—
                肺气闭郁,不得宣畅;③痰色白、稀薄而有泡沫,或呈粘沫状—
                痰从寒化为饮;④面色晦滞带青,形寒怕冷——阴盛于内,阳气
                不得宣达⑤口不渴,或渴喜热饮——病因于寒,内无郁热;⑥天
                冷或受寒易发——外寒引动伏饮;⑦苔白滑,脉弦紧或浮紧
     证机概要——寒痰伏肺,遇感触发,痰升气阻,肺失宣降
     治法——温肺散寒,化痰平喘
     方药——射干麻黄汤    长于降逆平哮,治痰饮咳喘,“咳而上气,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喉中有水鸡声,表证不著者
              或小青龙汤    解表散寒作用强,用于表寒里饮,寒象较重者
     方解——射干、麻黄-宣肺平喘,豁痰利咽      苏子、沉香-直折逆气
             干姜、细辛、半夏-温肺蠲饮降逆     蝉蜕、僵蚕-开肺闭、降逆气
             紫菀、冬花-化痰止咳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         五味子、大枣-敛肺补肺
     药理——麻黄:有收缩血管、兴奋中枢、抗过敏、、利尿、解热、镇痛、平喘、抑制细菌与病毒等作用;五味子肾上腺皮质样作用,并能增强细胞免疫、舒张血管与强心作用。麻黄去节的茎含麻黄碱,能松弛支气管平滑肌,并有宣肺平喘作用。伪麻黄碱有利水作用。在急性发作时,病人往往大汗淋漓,在多汗的情况下,仍可用较大剂量麻黄,因其平喘作用明显,喘平汗自止,汗出不止是喘甚之故。(张沛虬)
     加减——①痰壅喘逆不得卧-合三子养亲汤、皂荚
             ②表寒里饮,寒象明显-小青龙汤加苏子、杏仁、白芥子、橘皮等
             ③咽干口燥,痰涎稠粘,咯吐困难-加服祛痰灵
             ④沉寒痼冷,顽痰不化(喘哮甚剧,恶寒背冷,痰白呈小泡沫,舌
              苔白而水滑,脉弦缓有力)-紫金丹(每服米粒大5-10粒〈<150mg〉
              临睡前冷茶送服,连服5-7日)
        变证
     气虚痰盛——发作频繁,喉中痰鸣如鼾,声低、气短不足以息,咯痰清稀,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面色苍白,汗出肢冷,舌淡苔白,脉沉弱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温阳补虚,降气化痰
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苏子降气汤
     风哮——风寒袭肺,触发伏痰,诱发哮喘。呼吸急促,喉中哮鸣,咳嗽不已,
             咯痰清稀,胸膈满闷,面色晦滞带青,或见头痛,畏寒,身热,苔 薄         
              白,脉浮紧
               治法-疏风散寒,宣肺平喘
              方药-苏陈九宝汤(麻黄——解表散寒,宣肺平喘,苏叶、杏仁、薄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荷——解表平喘;细辛、半夏、陈皮、生姜——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温肺化痰;甘草——调和药物)
         名老中医经验
        1.支气管哮喘证治(沈仲圭):费氏鸭梨汤:杏仁、苏子、蒌仁各9g当
    归6g 半夏9g 橘红4.5g 茯苓9g  梨汁1杯,冲入,钟乳石12g  麻黄6g 桑白皮9g,水煎服.(温肺散寒,豁痰利窍)
        2.延年半夏汤(岳美中):清半夏9g  炙鳖甲12g 前胡6g 苦桔梗4.5g人参6g 炒枳实3g 吴茱萸9g 宾榔4.5g 生姜9g。此方系唐以前古方。日本野津猛男子于此方以柴胡易前胡,治胃痉挛有效,也包括支气管痉挛。
        2.热哮
    症状——喘而气粗息涌,喉中痰鸣如吼,胸高胁胀,咳呛阵作-痰热壅肺,肺失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清肃,肺气上逆,阻塞气道
            咯痰粘浊稠厚,排吐不利,或黄或白—热蒸液聚生痰,痰热胶结于肺
            烦闷不安,汗出,面赤,口苦——痰火郁蒸
            口渴喜饮,不恶寒——病因于热,肺无伏寒
            舌质红,苔黄腻,脉滑数或弦滑——痰热内盛之征
            本证好发于夏季
    证机概要——痰热蕴肺,壅阻气道,肺失清肃
    治法——清热宣肺,化痰平喘
    方药——(1)定喘汤    本方清肺泻热,化痰平喘。用于喘哮气逆,胸膈烦闷,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咯痰黄稠者
             (2)越婢加半夏汤    宣肺泄热,用于肺热内郁,外有表证者:喘哮遇感而触发,喘咳上气,目如脱状,寒热,脉浮大
    方解——麻黄-宣肺平喘
            黄芩、桑白皮——清泻肺热
            杏仁、半夏、冬花、苏子——化痰降逆
            白果——收敛肺气而平喘,防麻黄过于发散
            甘草——调和药物
    药理——杏仁:苦杏仁甙分解后产生微量氢氰酸,能轻度抑制咳嗽中枢而镇咳
            平喘
    加减—— ① 痰稠胶粘-加知母、栝楼仁、胆南星、浙贝母、海蛤粉以清化热痰;
              ②气息喘促—加葶苈子、地龙以泻肺清热平喘;
              ③便秘—加大黄、芒硝
              ④内热偏盛—加石膏、银花、鱼腥草;
        备选方
        阴虚痰热——哮久热伤肺阴,且痰热不净,虚中挟实:发时喘急气促,或哮喘持续,咳呛,痰少质粘,口燥咽干,烦热颧红,舌红少苔,脉细数——养阴清热,敛肺化痰——麦门冬汤
    临证备要——地龙有平喘作用,可解除血管、支气管平滑肌痉挛,临床用于治疗哮喘,效果显著。民间单方地龙煎红茶治疗哮喘有一定疗效。(当代名医临证精华。咳喘专辑)
        3.寒包热哮
    症状——喉中哮鸣有声,呼吸急促,喘咳气逆—痰热壅肺,复感风寒,客寒包
            火,肺失宣降。
            发热、恶寒、无汗、头身痛、脉弦紧—表寒之象
            烦躁、口干欲饮、便干、舌苔白腻微黄—里热较甚
            胸膈烦闷、咯痰不爽、痰粘色黄,或黄白相间—热郁蒸痰,气机不畅
    证机概要——痰热壅肺,复感风寒,客寒包火,肺失宣降
    治法——解表散寒,清化痰热
    方药——(1)小青龙加石膏汤:用于外感风寒,饮邪内郁化热,而以表寒为主,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 喘咳烦躁者
            (2) 厚朴麻黄汤:用于饮邪迫肺,夹有郁热,咳逆喘满,烦躁而表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 寒不著者
    药物——麻黄—散寒解表,宣肺平喘
            石膏—清泄郁热。  二味辛凉配伍,外散风寒,内清郁热
            厚朴、杏仁—止咳平喘
            生姜、半夏—化痰降逆
            甘草、大枣—调和药物
    加减——表寒重者-加桂枝、细辛。喘哮、痰鸣气逆-加苏子、葶苈子、射干。
            痰稠黄胶粘-加黄芩、前胡、栝蒌皮
    临证备要——哮喘有外寒诱发或外感风热时,必须以祛邪为先,在辛温、辛凉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解表,佐以平喘化痰之品。哮喘发作时若只治喘,不急祛邪,效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果也不好(张沛虬)
        4.风痰哮证
    症状——喉中痰涎壅盛,声如拽锯,或鸣声如吹哨笛,—风痰阻肺,冲击声门
            咯痰粘腻难出,或为白色泡沫痰液—风痰壅盛
            喘急胸满,或胸部憋塞,但坐不得卧—肺气郁闭,升降失司
            无明显寒热倾向,面色青黯——无热象
            起病多急,常倏忽来去,发前自觉鼻、咽、眼、耳、发痒,喷嚏,鼻塞,流涕,随之迅速发作—风邪外袭,官窍不利
             舌苔厚浊,脉滑实—风痰壅盛之象
    证机概要——痰浊伏肺,风邪引触,肺气郁闭,升降失司
    治法——祛风涤痰,降气平喘
    方药——三子养亲汤加味       本方涤痰利窍,降气平喘,用于痰壅气实咳逆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息涌,痰稠粘量多,胸闷,苔浊腻者
    常用药——白芥子—温肺利气涤痰;
              苏子—降气化痰,止咳平喘       麻黄、杏仁—宣肺止咳平喘
              莱菔子—行气化痰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厚朴、半夏、陈皮—降气化痰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茯苓—健皮脾化痰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僵蚕—祛风化痰
    加减——痰壅喘急,不能平卧—加葶苈子、猪牙皂角泻肺涤痰;或控涎丹
            感受风邪而发作者—加苏叶、防风、苍耳草、蝉衣、地龙
    临证备要——风邪致病者,为痰伏于肺,外感风邪诱发,具有起病快,病情多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变等“善行而数变”的特性,治当祛风解痉:麻黄、苏叶、防风、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苍耳草及虫类药物:僵蚕、蝉衣、地龙、露蜂房
        5.虚哮证
    症状——喉中哮鸣如鼾,声低,气短息促,动则喘甚—哮病久发,肺肾两虚,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摄纳失常
             发作频繁,甚则持续喘哮—肺不主气,肾不纳气
             口唇、爪甲青紫,舌质紫黯—肺失治节,瘀血内阻
             咯痰无力,痰涎清稀或质粘起沫—气虚肺不布津,津凝为痰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面色苍白,形寒肢冷,口不渴,舌质淡,脉沉细—阳虚失温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颧红唇紫,咽干口渴,烦热,舌质红,脉细数—阴虚内热
    证机概要——哮病久发,痰气瘀阻,肺肾两虚,摄纳失常
    治法——补肺纳肾,降气化痰
    方药——平喘固本汤           本方补益肺肾,降气平喘 ,适用于肺肾两虚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痰气交阻,摄纳失常之喘哮
    常用药——党参、黄芪—补益肺肾
              胡桃肉、沉香、脐带、冬虫夏草、五味子—补肾纳气
              苏子、半夏、款冬花、橘皮—降气化痰
    加减——肾阳虚—加附子、鹿角片、补骨脂、钟乳石
            肺肾阴虚—沙参、麦冬、生地、当归
            痰气瘀阻、口唇青紫—桃仁、苏木
            气逆于上,动则气喘—紫石英、磁石
         附:喘脱危证
    症状——哮病反复久发 ,喘息鼻煽,张口抬肩,气短息促—肺肾气虚,肺不主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气,肾不纳气
            烦躁,昏蒙—正气欲脱,神明散乱
            汗出如油,脉浮大无根—阴液耗伤,阴虚欲脱
            四肢厥冷,舌质青黯苔腻或滑,脉细数不清—阳虚不温
    证机概要——痰浊壅盛,上蒙清窍,肺肾两亏,气阴耗伤,心肾阳虚
    治法——补肺纳肾,扶正固脱
    方药——回阳急救汤合生脉饮    前方长于回阳救逆,后者重在益气养阴
            人参、附子、甘草—益气回阳
            山萸肉、五味子、麦冬—固阴救脱
            龙骨、牡蛎—敛汗固脱
            冬虫夏草、蛤蚧—纳气归肾
    加减——喘急面青,烦躁不安,汗出肢冷,舌淡紫,脉沉细—另吞黑锡丹(镇纳虚阳,温肾平喘固脱,每次服用3-4.5克,温水送下
              阳虚甚,气息微弱,汗出肢冷,舌淡,脉沉细数—加肉桂、干姜
              气息急促,心烦内热,汗出粘手,口干舌红,脉沉细数—加生地、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玉竹,人参易西洋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    发作期验方:
        (1)张沛虬:生麻黄、甘草、紫菀各10g 杏仁12g 地龙、百部、石韦各15g 细辛3g 枳壳6g 五味子5g 佛耳草30g
        (2)朱星江:葶苈子、大枣、生白术各30-60g  炙马兜铃9g 肾气丸12(包)生甘草9 g    本方泻肺气(平气化痰),保元气(健脾利湿),纳肾气(温补肾阳)寒哮—加麻黄9g  白果10-30枚;热哮—加麻黄9g 石膏30g;阴虚—加沙参15g 阿胶6-9g;咳重—加百部、紫菀、冬花各9g;咯痰不爽—加礞石滚痰丸9g(吞)
        (3)培本蠲饮丸(金炳华):生黄芪、熟地(蛤粉等量炒透)各300g红参须、紫河车、广地龙、僵蚕、五味子、补骨脂、肉苁蓉、菟丝子、茯苓、怀山药各150g胡桃肉500g 生甘草100g 苍耳子150g 带根节麻黄50g。共研细末,水泛为丸,其中苍耳子、带跟节麻黄浓煎代水泛丸,地龙、生甘草另研,先地龙后生甘草为衣。
        缓解期
       1.肺脾气虚证
    症状——平时自汗怕风,易于感冒,每因气候变化而诱发—卫气虚弱,卫阳不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能充实腠理,故外邪易侵
            发前喷嚏、鼻塞流清涕—外邪犯肺,肺气失宣
            气短声低,咯痰清稀色白—肺虚不能主气,气不布津,痰饮内蕴
            喉中常有哮鸣音—痰饮伏肺,气道不利
            面色恍白,舌苔淡白,脉象虚细—肺气虚弱之征
    证机概要——哮病日久,肺虚不能主气,脾虚运化无权,气不化津,痰饮蕴肺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肺气上逆
    治法——健脾益气,补土生金
    方药——六君子汤加减     本方补脾化痰,用于脾虚食少,痰多脘痞,倦怠乏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力,大便不实等症
    方药——党参、白术—健脾益气
            山药、苡仁、茯苓—甘淡补脾
            半夏、橘皮—燥湿化痰
            五味子—敛肺气
            甘草—补气调中
    加减——表虚自汗—加炙黄芪、浮小麦、大枣
            畏风、怕冷、易于感冒—加桂枝、白芍、附子
            痰多—加前胡、杏仁
    备选方——桂枝加黄芪汤
              生脉散合苏子降气汤加减:党参、麦冬、五味子、苏子、陈皮、半
              夏、冬花、甘草
        2.肺肾两虚证
    症状——平素短气喘息,动则为甚,吸气不利—久病肾虚,摄纳失常,气不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归元
            痰吐起沫,或痰少质粘—肾虚水泛,或虚火灼津为痰
            心悸—肾虚水泛为痰,水饮凌心
            脑转耳鸣,腰酸腿软,心慌,劳累后易发—肾虚精气亏乏,失于充养
            或畏寒肢冷、自汗、面色苍白舌淡苔白,质胖嫩,脉沉细—阳虚外寒
            或颧红,五心烦热,汗出粘手,舌质红少苔,脉细数—阴虚内热
    证机概要——哮病久发,精气亏乏,肺肾摄纳失常,气不归原,津凝为痰
    治法——补益肺肾,纳气平喘
    代表方——生脉地黄汤合金水六君煎加减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两者都用于久哮肺肾两虚,但前者以益气养阴为主,适用于肺
               肾气阴两虚;后者以补肾化痰为主,适用于肾虚阴伤痰多
    常用药——熟地、山萸肉、胡桃肉—补肾纳气
              人参、麦冬、五味子—补益肺之气阴
              茯苓、甘草—益气健脾
              半夏、陈皮—理气化痰
    备选方——肾阳虚:金贵肾气丸加减(补骨脂、仙灵脾、鹿角片、人参、熟地、
              山药、山萸肉、茯苓、丹皮、熟附片、肉桂、蛤蚧尾、五味子)

      肾阴虚:七味都气丸加麦冬、当归、龟板胶、参蛤散
      加减——肺气阴两虚—加黄芪、沙参、百合
              肾阳虚为主—加补骨脂、仙灵脾、鹿角片、制附子、肉桂
              肾阴虚为主—加生地黄、冬虫夏草,并常服紫河车粉
        缓解期经验方
        (1) 张沛虬:紫河车60g 蛤蚧粉45g 地龙粉75g 五味子24g 苍耳子60g甘草30g,研粉或蜜丸,每服9g,日服2次,早晚吞服。
        (2)曹鸣高:紫河车、吉林人参、潞党参、苏子、杭白芍、法半夏、炙内金、焦六曲、金毛狗脊、鹿角胶各30g  炒白术60g 白茯苓、款冬花、全当归各45g 陈皮20g 桂枝21g 。共研细末,水泛为丸,如绿豆大,每日早晚各服6g,开水送服。
        其他疗法
        1.敷贴疗法:白芥子、延胡索各20g,甘遂、细辛各10g,共为末,加麝香0.6g,和匀,在夏季三伏中,分三次用姜汁调敷肺俞、膏肓、百劳等穴,约1-2小时去之,每10日敷一次。
        针灸
    发作期——定喘、天突、内关穴。咳嗽痰多加孔最、丰隆,每次选用1-2个腧穴,用重刺激,留针30分钟,每隔5-10分钟捻针一次,每日或隔日一次,背部加拔火罐。
    缓解期——大椎、肺俞、足三里。肾虚加肾俞、关元;脾虚加中脘、脾俞。每次选2-3穴,较轻刺激,间日治疗一次。
        3.割治疗法
        4.埋线疗法
        5.雾化吸入疗法:可以提高气管局部的药物浓度,改善局部炎症,减轻气管痉挛,稀释痰液,有利祛痰和改善哮喘状态。常用中药(苏子、白芥子、莱菔子、葶苈子、麻黄、细辛、天竺黄、胆南星、陈皮、甘草、丹参)、西药(庆大霉素、糜蛋白酶、地塞米松)。
        专方辨证论治
        1.脱敏平喘汤:麻黄8钩藤12老鹳草20葶苈子8乌梅9甘草3水煎服,日一剂。方中老鹳草—脱敏解痉;乌梅—脱敏;钩藤—解痉、抑菌。
        2.清热定喘汤:白果、麻黄、苏子、杏仁、黄芩、桑白皮、半夏、款冬花、葶苈子各10生石膏、鱼腥草各30甘草5。水煎服,日一剂,2周一疗程。清热豁痰,宣肺降气,止咳平喘。适用于支气管哮喘合并肺部感染。
        3.温阳逐饮汤:白芥子(包)、炙苏子(包)、炙麻黄、射干、鹿角片(先煎)、仙茅、菟丝子各10莱菔子(包)、生赭石(先煎)各30黑丑、沉香(后入)、细辛、干姜各3槟榔桂枝各5炙半夏、仙灵脾、生熟地各15水煎服,日一剂,饭前服,连服2月。适用于久喘顽喘肺肾阳虚者。
       来自《中医内科学》七版


    评分

    参与人数 1贡献 +3 收起 理由
    于立伟 + 3 赞一个!

    查看全部评分

    1、资料来源于同仁前辈,我只是一个搬运工,抛砖引玉。
    2、共同学习,共同进步。
    3、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承继堂中药论坛 ( 冀ICP备17004995号  

    GMT+8, 2020-9-21 01:56 , Processed in 0.187165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